【四方集運香港電話】灤東抗日根據地— 留下永不磨滅的紅色印記

【四方集運香港電話】灤東抗日根據地— 留下永不磨滅的紅色印記
2021-07-09 17:15 秦皇島新聞網 編輯:張靜

80年前,日本侵略者橫行冀東大地,灤河兒女奮起反抗,在黨的領導下,建立起灤東抗日根據地,與日偽軍進行堅決的鬥爭。解放戰爭時期,冀東軍區發起的灤東戰役,使冀東戰局迅速朝着有利於我軍方向發展。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我們重訪灤東根據地舊地尋找舊日烽火遺蹟,聽根據地軍民的後人講述那段可歌可泣的歲月。

抗日堡壘五峯山

1938年,冀東抗日大暴動主力部隊西撤後,日軍恢復了對灤東的殖民統治。為把這塊日偽軍佔領區開闢為遊擊根據地,1941年8月,冀東區黨分委決定向灤河以東地區發展,派高敬之等人祕密進入灤東,逐步恢復和建立黨組織,開闢多個根據地。1942年8月,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十三軍分區第十二團渡過灤河,配合地方幹部開始在盧龍、撫寧和昌黎北部山區創建灤東抗日根據地和游擊區。到1943年春,遷盧撫昌地區西起灤河沿岸的遷(安)建(昌營)公路、南起北寧鐵路、東到洋河、北到長城的廣闊地域內,已開闢了1000多個村莊,四分之一的村發展了黨員,黨員人數達到800人。

昌黎縣五峯山村就是灤東抗日根據地的“堡壘村”之一。

初夏的五峯山村風光旖旎,潔白的梨花掩映農舍,果樹環繞村莊,被稱為“花果之村”。不遠處就是李大釗曾暫居、避難的五峯山,先生曾在這裏寫下著名的《再論問題與主義》《我的馬克思主義觀》等革命篇章,也在這個小山村播下了革命的種子。

“村裏老人都知道,當時八路軍的部隊、電台、衞生院都曾駐紮在山腰上,小時候我還上去看過。”57歲的村民龍小清指着眼前的高山説。灤東地委的電台、報社、軍分區的後方醫院、後勤部的部分倉庫曾先後設在五峯山。

1942年,五峯山村就建立了黨的組織,併成立了民兵隊。民兵隊由最初的幾桿火槍、幾把大刀和十幾個人,很快就發展成一支60來人的戰鬥隊伍,他們反“掃蕩”、除漢奸,多次打退敵人的偷襲和進攻,使五峯山村猶如銅牆鐵壁。“我們村的民兵隊非常有名,打的敵人鬼哭狼嚎、找不着北!”現年92歲、有着66年黨齡的老黨員齊志連驕傲地説。五峯山村留傳下來不少民兵隊的戰鬥故事,如“娘娘頂上地雷開花”“雪夜破交搗毀敵軍車”“識破假信使敵寇撲空”等,民兵中隊隊長齊志善和“孤膽英雄”龍鳳鳴被盧撫昌聯合縣分別授予“爆炸英雄”“神槍手”的光榮稱號,五峯山村民兵中隊也被上級授予“英雄民兵中隊”。

英勇的五峯山人

五峯山村是八路軍的“堡壘村”,也是敵人的眼中釘,多次遭遇“圍剿”和“討伐”。“日偽軍討伐隊曾經半個月來村裏討伐13次,害的老百姓被迫轉移進山中,有地不能種,有家不能回,缺糧少衣,生活很苦。”齊志連回憶起敵人的殘暴行徑,依舊激憤萬分,“當時為了保護電台,有兩位戰士在犧牲前,把電台設備死死地壓在身子下面,這才沒有被敵人繳獲。他們的遺體就安葬在五峯山村一隊的西山坡上。”

解放戰爭期間,五峯山村民兵依然英勇善戰,在作戰中光榮犧牲的民兵和情報員有龍鳳太、龍玉臣,參軍以後成為革命烈士的有龍相廷、齊景太、張洪金等人。龍玉臣正是龍小清不曾謀面的大伯,犧牲時年僅27歲。龍小清説,家中的一枚刻有“永垂不朽”的軍功章,那是奶奶最為珍視的寶貝。

焦家山上空的紅色電波

焦家山位於昌黎縣十里鋪鄉西山場村,抗日戰爭時期,八路軍祕密電台曾設在焦家山最深處。

1943年10月,八路軍救國報社和新聞電台在轉移時選中了西山場深處的焦家山,焦家山住着焦如海一家。除了焦家山獨門獨院,特別隱蔽之外,還有一個原因,焦如海與游擊隊隊長高慶有親戚關係。高慶一找到焦如海,焦如海就爽快地答應了。焦家人為了保障電台安全,把山封了起來,不讓外人進入焦家山拾柴放牧。

電台每天接收電訊,記錄新聞,用紙很緊張。“我父親曾經冒着生命危險從縣城買紙回來。”74歲的焦洪雲向記者講起父親當時的驚險經歷。當時焦如海拉着一馱子紙從城裏回來,遇到憲兵隊盤問,機警的焦如海説自己是為學校買的紙,憲兵依舊不依不饒,幸好遇見北關女子師範學校的教員為他解釋,又有白姓校長做擔保,憲兵才放過焦如海。經過這件事之後,司令部的領導們決定,再也不能讓百姓去冒險。

1944年11月,灤東地區的八路軍被冀熱遼軍區第十六軍分區所轄,軍分區電台也時常設在這裏,有時一設就是幾個月。司令員曾克林、政委唐凱常到焦家山指揮工作。焦家山成了十六軍分區直屬的一個“堡壘户”,焦如海一家更是與八路軍像親人一樣相處。

“那時候不僅電台設在我家,譯電員劉珍,也是唐凱的愛人就住在我家。曾克林結婚也在我家,李道之的夫人生孩子是我母親給接的生。”焦洪雲對這段歷史頗感驕傲。

1945年2月中旬,五峯山上的八路軍電台被敵人發現後,也轉移到焦家山。不久,敵人到這一帶進行圍剿,游擊隊隊長高慶在阻擊敵人時犧牲。1945年8月5日,垂死掙扎的日本侵略者組織上千人的討伐隊,分三路包圍了西山場。因事先沒得到情報,來不及轉移,電台和衞生所的工作人員倉促鑽進隱蔽洞和深山溝,在日本人眼皮底下藏了起來。敵人在山裏搜索了一天,也沒找到電台和醫療所,衞生訓練班第四班班長尹明左等7名戰士引爆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於盡,3名女八路軍戰士倖存下來。

現在的西山場村是有名的“葡萄溝”,以葡萄種植、採摘聞名,村中家家户户的葡萄秧裝飾着庭院,村民的生活富足而愜意,而70多年前的紅色電波,為這個小村莊刻下了永不磨滅的紅色印記。

改變冀東戰局的灤東戰役

抗日戰爭勝利後,國民黨反動派重兵把守着昌黎、盧龍一帶戰略要地。1947年,冀東軍區部隊參加了東北民主聯軍發動的“夏季攻勢”,承擔起鉗制冀東國民黨軍隊,阻止其出關增援東北的作戰任務。

1947年5月12日,冀東軍區獨立第十旅主力部隊祕密集結於盧龍縣燕河營一帶進行軍事準備,17日,灤東戰役打響。18日,第十旅第三十四團一連登上城牆,吹響嘹亮的軍號,打響了解放昌黎城的第一槍。與此同時,獨立第十一旅第三十一團、三十三團,第十二、十五軍分區警備團,先後攻克了後封台、燕埝坨、大牛欄、張家莊、留守營等車站據點,我軍又相繼攻克了深河、榆關、石門寨、上莊坨等據點,到26日,灤東地區北寧路以北的國民黨軍據點基本被掃光。昌黎縣黨史研究室的工作人員介紹,歷時10天的灤東戰役是冀東解放戰爭中戰果最大、影響最深的一次戰役,是灤東我軍由防禦轉入進攻的一個標誌,冀東戰局迅速朝着有利於我軍方向發展。

這次戰役的勝利也是冀東軍區配合東北民主聯軍重大軍事行動的第一次成功嘗試,對整個東北解放戰場具有很大的政治和軍事戰略意義。

相關閲讀